主題顏色

環衛工上班發急病死亡 人社局3次敗訴不認定工傷

  維權四年,長沙市芙蓉區環衛工陳子桂的家屬現在不知該怎么辦了。

  2012年5月,陳子桂在上班時間因心肌梗塞死亡,長沙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長沙市人社局”)不認定陳子桂為工傷,陳子桂家屬不服,將長沙市人社局告上法庭。

  長沙中院先后三次判決撤銷該決定,要求人社局重新作出認定,長沙市人社局均又以相同的事實和理由作出了相同的認定——不是工傷。

  6月22日,陳子桂的弟弟陳子毛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長沙市人社局2015年11月第四次認定陳子桂的死不屬于工傷后,他們沒有再提起行政訴訟,“法院判決成了一紙空文,再告也是同樣的結果。”

  這樣的案例在長沙不止陳子桂案一例,2014年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教師王成猝死工傷認定案也陷入了相同的怪圈。

  《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為。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何海波認為,長沙人社局的做法體現了對司法權威的不尊重,但目前并沒有明確規定的規制手段。

6月22日,陳子桂的弟弟陳子毛告訴澎湃新聞,他們此后沒有再提起行政訴訟,“再告也是同樣的結果”。
6月22日,陳子桂的弟弟陳子毛告訴澎湃新聞,他們此后沒有再提起行政訴訟,“再告也是同樣的結果”。

  行政訴訟怪圈

  陳子桂是長沙市芙蓉區的一名環衛工,負責路面的清掃工作。2012年5月3日,他因突發心肌梗塞死亡。

  同年5月7日,芙蓉區市容環境衛生管理局向長沙市人社局提交了工傷認定申請,長沙市人社局當天第一次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陳子桂的家屬認為,陳子桂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上病發,根據有關規定,應認定為工傷。

  陳子桂的家屬遂向芙蓉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長沙市人社局不予認定陳子桂工傷死亡的決定,芙蓉區法院駁回了他們的請求。

  陳子桂的家屬上訴,2012年11月29日,長沙中院第一次二審判決,認定長沙人社局作出的不予工傷認定決定書依據的主要證據不足,應予以撤銷,并要求其重新作出工傷認定決定。

  但法院的判決并沒有改變結果,判決生效后,長沙市人社局于2013年2月4日再次作出不予認定陳子桂工傷死亡的決定書。

  陳子桂的家屬從此走入一個行政訴訟怪圈。長沙市人社局第二次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后,他們又提起新一輪行政訴訟,芙蓉區法院一審再次維持長沙市人社局的決定,他們上訴,2013年12月13日,長沙中院第二次判決撤銷該決定。

  2014年2月21日,長沙市人社局第三次作出決定,仍是“不予認定工傷”。

  無奈,陳子桂的家屬又提起第三次行政訴訟,過程和結果相同:芙蓉區法院維持長沙人社局的決定,長沙中院第三次判決撤銷該決定,判決生效后,長沙人社局第四次作出不予認定陳子桂工傷死亡的決定書。

  6月22日,陳子桂的弟弟陳子毛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們此后沒有再提起行政訴訟,“再告也是同樣的結果”。

  工傷認定之爭

  陳子桂的家屬認為陳子桂系工傷死亡,依據是《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的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應當視同為工傷。

  判決書及長沙人社局作出的決定書均認定,陳子桂死亡當天的值班時間是18點至24點,管理員21點30分左右查班時,發現陳子桂提前離崗回到了他的出租屋內,22點30分,陳子桂家人在家中發現陳子桂失去意識,遂打了120急救電話將其送往醫院,23點07分,陳子桂經搶救無效被宣告死亡,死因為突發心肌梗塞。

  長沙人社局在其歷次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中均認為,陳子桂在工作時提前離崗回出租屋休息后突發心肌梗塞死亡,出租屋不屬于陳子桂的工作崗位,因此不能視同工傷。

  長沙人社局還在其決定書中稱,經醫生診斷,陳子桂突發疾病后死亡,發病至死亡大概時間間隔為10余分鐘。

  陳子毛對此稱,陳子桂在工作崗位上病發,因為感到身體不舒服才回到出租屋,且他的出租屋就在他負責清掃的區域。陳子桂的兒媳殷艷也在其證言中稱,陳子桂回到出租屋時,她看到他臉色不太好。

  長沙中院在三次審理該案均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中規定的突發疾病時間,應為發作癥狀開始出現的時間,而不是疾病發作后發展到危及生命嚴重程度的時間。長沙人社局據以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的證據,只能證明陳子桂心肌梗塞發展到危及生命的嚴重程度時是在出租屋中,并不能證明陳發病時不在工作崗位上。因此,長沙人社局作出決定的主要證據不足,應予撤銷。

  長沙中院在其第三次作出的判決書中進一步闡明,陳子桂的出租屋就在其清掃區范圍內,從通常的理解,結合死亡的短促時間,非疾病發作時難受不會進房間;即使不排除非因疾病之外的原因進房間,也沒有相應證據證明其非因生理需要而入。

  長沙人社局則在這次判決后作出的第四份不予工傷認定決定書中指出,按照長沙中院的判決,會出現“職工只要在工作過程中提前離崗,并且在48小時內死亡,均可以視為工傷”的結果,這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因此,依然認定陳子桂發病時間是在從工作崗位回到出租屋后,不屬于“在工作崗位上”。

  司法權和行政權的博弈

  陳子桂案在長沙并不是個例。

  澎湃新聞曾報道,2014年5月15日,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教師王成課后約其學生在學?;@球場附近指導畢業論文,等候間隙參與打籃球,不料卻在籃球場上猝亡。長沙市人社局對王成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死亡的決定,其妻謝穎不服訴至法院。芙蓉區法院和長沙中院兩輪一、二審共四次判決均認為應當認定王成為工傷死亡,并判決長沙市人社局撤銷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重新作出認定。但長沙市人社局均又作出了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

  兩案類似,法院在作出判決時,均是要求長沙市司法局重新作出認定,并未直接認定。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何海波對此解釋稱,依據現有規定,司法權不能代替行政權。也就是,認定工傷的職權歸行政部門,法院只能對行政部門認定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審查,但不能代替行政部門做認定。他認為,為便利行政糾紛的解決,今后可以賦予法院在必要時直接認定的權力。

  王成的代理律師認為,這體現了司法權和行政權的博弈。實踐中,因行政部門與法院對工傷實體要件的掌握上有差異,雙方各執己見,就可能陷入“行政機關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法院判決撤銷再作同樣認定再判決撤銷”的怪圈。

  澎湃新聞注意到,長沙人社局在對陳子桂的死亡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時,依據是相同的事實和理由。而《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為。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個別了。在法院已經對案件關鍵事實表達了意見的情況下,行政部門仍然固執己見,這是對司法權威的不尊重。但法院的意見是在判決理由中說的,不屬于判決內容。行政機關的這種行為是否構成拒不履行法院裁判,以及如何規制,有待法律明確規定。”何海波說。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責任編輯 :Munro (易 安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不 能 轉 載 ! )

分享按鈕

熱播視頻

熱門文章


心悦吉林麻将免费挂 上海快3最新开奖 爱彩人彩票网浙江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跟号玩法 pc蛋蛋高手 湖北30选开奖结果历史 湖北11选5彩票 pk10精准计划软件苹果 云南时时彩在线 甘肃快3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